英文
English

跟踪发布丨金沙江白格滑坡区6年来最大下滑位移接近50米

首页    跟踪发布丨金沙江白格滑坡区6年来最大下滑位移接近50米

金沙江白格滑坡—堰塞湖发生后,地质灾害InSAR技术研究中心第一时间采用光学遥感与InSAR对该滑坡进行了快速分析评价,发现滑坡发生前已有明显的、遥感技术可感知的变形迹象,滑前一年内已下滑超过20米。在此基础上,研究中心又进一步通过继续收集历史遥感资料,并开展野外调查和无人机航拍,对金沙江白格滑坡进行了更加深入的分析研究。

 

一、滑坡形变历史追溯分析

 

利用2011年3月4日-2018年2月28日共计14个时相的高精度卫星遥感影像,对每期遥感影像上的道路进行解译(图1),发现2011年3月4日~2018年2月28日滑坡体最大水平位移达47.3m,其中2017年1月15日~2018年2月28日滑坡体最大水平位移达26.2m,较好验证了本团队前期利用Pixel-offset Tracking技术得出的“2017年7月27日-2018年7月23日最大形变量约为25m”的结论。

 

根据滑坡水平位移解译结果,结合高精度卫星影像地形形态分析,发现该滑坡具有分块分级滑动的特点,从右向左可分为3个滑动条带(图2)。Ⅰ1、Ⅱ1、Ⅲ1分别对应3个滑动条带的滑坡后壁区,Ⅰ2、Ⅱ2、Ⅲ2为3个滑动条带的主滑区,其中Ⅰ2累积位移量最大,达47.3m;Ⅱ2累积位移量次之,为32.5m,Ⅲ2累积位移量是三者中最小的,为29m。Ⅰ3累积位移量为26.5m,约为Ⅰ2的一半(图3)。Ⅳ1、Ⅳ1、Ⅳ1分区在发生剧烈滑坡之前,未见明显地表位移。由此,可以判断该滑坡为典型的推移式滑坡,滑坡剪出口位于斜坡中下部。

 

此外,发现该滑坡在2011年之前便产生饿了显著的地表形变,此后一直处于间歇性蠕滑状态,分别在2014年12月28日-2015年3月30日、2015年11月13日-2016年1月6日前和2016年5月23日-2017年1月15日分别有一次加速变形过程。在2017年1月15日之后,滑坡整体表现出持续变形加剧趋势(图4)。

2011年3月4日-2018年2月28日滑坡体上道路形变图图1  2011年3月4日-2018年2月28日滑坡体上道路形变图

图2滑坡形变分区图图2 滑坡形变分区图

图3滑坡累积位移图图3 滑坡累积位移图

图4滑坡形变速率图图4 滑坡形变速率图

 

二、 白格滑坡的现场调查和无人机航拍

 

金沙江白格滑坡发生后,研究中心工作人员即刻赶赴现场,对该滑坡堰塞坝开展现场调查工作、无人机航拍和变形监测工作。

图6白格滑坡全貌-下游侧

图6 白格滑坡全貌(下游侧)

通过现场调查,滑坡后壁高程约为3700m,金沙江面海拔高程约为2860m。滑坡后壁至堰塞坝前部水平纵长约2.04km,滑坡区平均宽约500m,滑坡总面积约1.23km2(其中堰塞坝面积0.46km2)。滑坡发生后岩土体从西藏岸快速冲向四川岸,最大冲高约130m,形成的涌浪最大高度达到180m。滑坡涌浪冲击对岸坡体,形成面积0.36km2的冲刷区。滑坡形成的堰塞坝顺江长约1.1km,横向宽约510m,堰塞坝平距厚度约120m。

 图7白格滑坡全貌-上游侧图7 白格滑坡全貌(上游侧)

 

通过现场调查,我们认为白格滑坡为岩质滑坡,所形成的堰塞坝基本保持了原始坡体的岩层次序,在四川岸主要为力学性质较坚硬的肉红色花岗岩,在西藏岸坡脚主要分布力学性质较软的墨绿色—绿色蛇纹岩和灰黑色片麻岩带。由于西藏岸堰塞体力学性质较为软弱,金沙江洪峰在该位置冲刷-拉槽,形成宽约200m的泄洪通道。

图8白格滑坡下部泄洪通道图8 白格滑坡下部泄洪通道

 

通过现场无人机影像分析,白格滑坡顶部分布有一系列的环状裂缝,其下部仍有岩体在崩落。现场指挥部已利用无人机航拍、地面三维激光扫描、地基InSAR等技术手段对该滑坡进行动态监测。

图9白格滑坡-堰塞坝分区图图9 白格滑坡-堰塞坝分区图 (1)主滑坡区;(2)铲刮影响区;(3)涌浪冲刷区;(4)泄洪道形成后,洪水挟带岩土体堆积区

 

利用现场无人机航拍获取的710张原始照片,连夜在室内使用高性能五阵列服务器对滑坡进行三维建模,耗时2.5小时获得了白格滑坡高分辨率三维模型。

我们将持续关注该滑坡的变形发展状况。

图10白格滑坡三维全貌-上游侧图10 白格滑坡三维全貌(上游侧)

 图11白格滑坡后缘裂缝 图11 白格滑坡后缘裂缝

图12滑源区三维模型细节2图12 滑源区三维模型细节2

 图13滑源区三维模型细节3 图13 滑源区三维模型细节3

图14滑源区三维模型细节4图14 滑源区三维模型细节4


2018年10月18日 10:35
浏览量:0
收藏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